前国家队队长范志毅当年在中国男足国家队于安徽合肥进行的一场热身赛中以1比5惨败泰国队之后一句“再这么输下去要输给越南了”,成为了当今中国社会全面挤兑中国男足的“至理名言”。站在范志毅的角度,或许当时仅仅只是一句气话,但不得不说的是,眼下东南亚足球的发展情况远超中国足球人乃至中国社会的想象。这不,在正在进行的东南亚U23锦标赛上,老挝战胜了马来西亚、越南7比0狂胜新加坡,

由东南亚足联主办的东南亚U23锦标赛目前正在柬埔寨进行,这是东南亚足球联盟自2020年疫情之后所主办的第一项青少年赛事,也是继去年11月底至12月底在新加坡进行的第13届东南亚锦标赛之后,主办的第二项地区性锦标赛。就在这届比赛中,一直就是东南亚排名倒数第二、第三位的老挝队居然以2比1逆转战胜了马来西亚队,这是过去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尽管马来西亚队有多名适龄的海外球员未能归队参赛,但马来西亚不管是青少年队伍还是国家队,被认为是东南亚足坛可以与泰国、越南、甚至印尼在内的队伍扳手腕的,而且也是能够争冠的队伍。输给老挝队?某种程度上就像是前不久中国男足1比3输给越南那样,而引发了东南亚足坛的一次震动,无论是越南、泰国、柬埔寨还是马来西亚的媒体,直接用“地震”来形容老挝队击败大马。由此可见其影响。

而越南队战胜新加坡队,这原本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结果,但之所以此番引起如此关注,很重要一个原因在于:越南队这次参赛的队伍并不是99年龄段队伍,越南足协着眼于2024年巴黎奥运会,选派了2001年龄段队伍出战这次东南亚U23锦标赛。这支队伍先前的主教练就是法国人特鲁西埃。疫情发生之后,特鲁西埃选择了离去。越南足协在拟定未来数年的发展计划、将目光瞄准2026年世界杯的同时,更注重各级青少年国字号队伍的建设。此番01年龄段队伍出战东南亚U23锦标赛,目的就是锻炼。而且为能够给这个年龄段队伍以更多的机会,今年9月份的杭州亚运会也将选派这个年龄段队伍出战。

新加坡此番派出的是99年龄段队伍,而且新加坡99年龄段队员基本都来自幼狮队,也就是参加新加坡国内职业联赛的队伍。面对比自己小两岁的队伍,新加坡队居然以七球落败!这无论如何是赛前没有人能够想到的。一方面,新加坡足球之弱,由此可见一斑;但另一方面,越南足球的进步及进步的幅度究竟多大?或许我们可以有更进一步的感受。

三年前,也就是2019年3月份,中国01年龄段U19国青队曾应邀前往越南芽庄参加了一项四国赛。目前正在上海参加01年龄段U21国青队集训的刘祝润、刘俊贤、侯煜、苏毕、易县龙、陈宇浩等均随队前往越南,结果,中国队以0比1输给了越南队。而当时为越南队攻入全场唯一一球的7号陈孟琼也依然还是队内,只不过因为在对阵新加坡队的比赛之前被检测出呈阳性而无法出战,其他越南队员基本依然还在。

未来,中越这个年龄段队伍再战,会是怎样的情景?难以预料。但这并不是记者想要说的最主要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当东南亚各国和地区在精英道路上越走路越宽、方向越来越明确与清晰之时,中国足球依然还在不断地争吵之中,管理层在不断地纠结。而且,中国足球各级青少年队伍过去两年已经没有参加过一场国际比赛,关起门来“自娱自乐”,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身边的对手是一种怎样的进步幅度。所以,中国足球只能是被对手越甩越远。未来,当中国各级队伍走出国门参加国际比赛时,差距或许会越来越明显。这恐怕不是记者在杞人忧天!

当中国男足国家队在新春佳节以1比3输给越南队、成为各方讥讽的目标与对象,甚至到处改用范志毅数年前的戏言“接下来要输缅甸甚至没得输”的时候,老挝队在柬埔寨进行的东南亚U23锦标赛上以2比1掀翻了马来西亚队,爆出了本届赛事中的第一大冷门!或许,未来中国足球要准备向老挝足球“看齐”了!

东南亚U23锦标赛是由东南亚足球联盟主办的一项传统赛事,参加今年比赛的各队均是1999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球员。东南亚足联主办此项赛事,一是为今年5月份在越南河内进行的第31届东南亚运动会男足赛以及9月份在杭州进行的亚运会男足赛提供热身机会,让东南亚各队能够更好地准备这两项赛事,另外也是为部分征战6月在乌兹别克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的东南亚队伍提供锻炼机会。参加今年赛事的共有东南亚足联下属11个会员协会,但因为印尼队以及缅甸队受到新冠肺炎病毒的影响、数人确诊导致无法凑齐比赛队员而不得不退出,最终只有9队参赛。

印尼队和缅甸队原本均分在第二小组,与马来西亚队、老挝队同组。但在两队退出之后,东南亚足联并未调整分组,而是按照原定的分组继续展开,只不过决定让马来西亚队与老挝队进行两次交锋,以总比分确定小组第一名,而负者则直接淘汰出局。其他两个小组的第一名以及其中两个第二名中成绩最好的一队,也将获得半决赛资格。

昨天,老挝队与马来西亚队进行第一回合角逐。两队在去年10月份的第五届U23亚洲杯预选赛小组赛中就同在一个小组,当时大马队仅仅以1比0小胜。此番,大马队同样踢得非常艰苦,直至上半时伤停补时第2分钟,才利用最后的一次角球机会,通过战术配合由赛尔万在后点射门得手,以1比0领先。易边后,虽然大马队继续强攻,但效果并不理想。反倒是老挝队两次快速反击,在第56分钟与79分钟时连续得手,以2比1逆转大马队,取得胜利。

需要指出的是,老挝队在去年12月份的东南亚锦标赛结束之后换帅,曾长期混迹东南亚的德国教练威斯应邀担任主教练,威斯也曾是中国85年龄段国青队出战2005年荷兰世青赛时辅佐过克劳琛的助手。这次比赛是威斯指挥老挝队第一次参赛,结果一炮走红。而马来西亚队曾是2018年U23亚锦赛的八强队伍之一,并在2018年印尼亚运会上击败过韩国队。在2020年的U23亚锦赛预选赛中,曾险些将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淘汰出局,中国队只是在终场前凭借一个头球,2比2战平马来西亚队,并最终以净胜球多的优势勉强闯入决赛阶段比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青少年队伍的国际竞争力越来越差,面对东南亚球队,恐怕无论是哪一支队伍,都难言必胜把握。

此番东南亚U23锦标赛是以99年龄段球员为主参加的赛事,东南亚足联希望以此为5月份在河内进行的第31届东南亚运动会男足赛提供练兵机会。所以,新加坡队此番以99年龄段球员为主、吸纳部分01年龄段球员出征前往柬埔寨。在首轮比赛中,新加坡队就曾以1比3输给了泰国队。本场比赛之前,越南方面还是有所担心,因为越南队派出的是01年龄段为主的队伍出战,队内只有1名99年龄段球员、2名00年龄段球员。

不过,疫情期间,病毒不断地影响着各参赛队。越南队出战新加坡队之前,越南队3名球员与1名官员因为在检测中呈阳性而无法出战;新加坡队则有7名球员被检测出呈阳性,能够出战的就只有14名球员,包括2名守门员。这就是使得新加坡队无法以最强阵容出战。比赛开始之后,新加坡队虽然占据着场上的主动权,在控球方面完全占优,但越南队以防守反击战术与新加坡队周旋,开场仅仅3分钟就在第一次反击中得手,由阮文松头球首开纪录;第33分钟时,丁春进攻入第二球;4分钟之后,阮文松梅开二度。上半时,越南队就以3比0领先。

易边后不到10分钟,新加坡队一名中场球员被罚下场。在以11打10的情况下,越南队的反击显得更有章法,随后连续攻入4球,最终以7比0狂胜对手。

这个结果让越南队暂时以净胜球优势排小组第一位。2月22日,越南队将与泰国队决战,争夺小组头名出线权。按竞赛规程,三个小组的第一名加上成绩最好的一个第二名共4队将进入决赛阶段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