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出现“超级传播者”已致三国11人确诊!400位专家紧急汇聚日内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evacj.com/,布雷西亚

导读:2月10日,英国确诊的新冠病毒患者翻倍达到8例,其中5人都是被第三个确诊患者感染所致。

截至2月11日15时,中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717例。实时追踪各地疫情地图!小区病例轨迹一键查询

2月11日至12日,400名全球专家聚集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日内瓦总部,集中讨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战略,确定清晰的新型冠状病毒问题全球研究重点,包括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及分享生物样本和基因序列等,旨在动员国际行动,发挥协同效应,开发出阻止疫情爆发所需的快速诊断、疫苗和有效治疗工具。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0日在记者会上特别提到英法出现的最新疫情动向,显示从未到过中国的人传人病例正在欧洲出现。

本周一,英国宣布冠状病毒爆发是“对公共健康严重且迫在眉睫的威胁”,成为继意大利之后第二个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为紧急情况的欧洲国家。当天英国确诊的新冠病毒患者翻倍达到8例,其中5人都是被第三个确诊患者感染所致。

上周六与周日,在法国西班牙分别宣布确诊的5名和1名英国公民也都是受到英国的第三号患者直接或间接感染。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弗里德曼(Andrew Freedman)博士认为,三号患者可以称做“超级传播者”,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特别意外。

在英国之外,目前欧盟已确认33个新冠病毒感染者,分别为德国14人、法国11人、意大利3人、西班牙2人、比利时1人、芬兰1人、瑞典1人。

1月20日至22日,专业提供气体检测解决方案的英国仕富梅(Servomex)公司在新加坡君悦酒店组织了一场总共有109人参加的商务会议,家在英国南部城市布莱顿的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人作为该公司成员也出席了这次会议。来自国外的94位与会代表中,也包括一名来自武汉的参会者。

参加完会议,这名中年英国男子登上飞机,前往勃朗峰附近的法国滑雪胜地Les Contamines-Montjoie,从1月24日待到28日,他与另外5名英国人同住一间公寓。

28日当天,他乘坐从日内瓦飞往伦敦盖特威克机场的easyJet航班返回英国。回到家后,他还曾去当地社区健身中心参加了一节瑜伽课,2月1日晚,又去了当地一家名叫The Grenadier的酒吧小酌。

直到会议组织者向他告知另一位与会代表感染了新冠病毒,他才向当地公共医疗机构报告,这时已是2月6日。在被诊断出冠状病毒阳性后,这名患者立刻被转移到伦敦市中心圣托马斯医院(St Thomass)的隔离病房。圣托马斯医院属于英国国民医疗保健体系(NHS)专业高危传染病(HCID)治疗中心的下属医院。

此前英国确诊的两例新冠病毒患者是来自武汉的留学生及家长,属于输入型病例。

英格兰公共卫生局(PHE)立刻开展紧急行动,排查所有与其接触过的人,以确定他们是否也被感染。

就在此时,参加这次新加坡会议的两名韩国代表和两名马来西亚代表已被确诊感染。

2月8日,法国卫生部长布赞(Agnès Buzyn)宣布,包括一名9岁儿童在内的5名英国公民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此外,法国医院正在对另外6名与其有过近距离接触的英国公民隔离观察;为预防起见,还关闭了九岁儿童去过的两所当地学校。

9日,英格兰公共卫生局宣布曾在同一时段去过前述法国雪场的第4例感染者。当天,西班牙政府也发布一例最新确认的感染病例,该名患者与在法国被感染的5名英国公民之一有过密切接触。

10日,英格兰公共卫生局确认三男一女为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他们都来自布莱顿。英格兰首席医学官惠蒂教授(Chris Whitty)在声明中指出,这4名患者都属于先前确认的英国病例的已知接触者,其中包括两名医护人员。

英格兰公共卫生局表示,目前确定和隔离、测试可能与这些患者接触过人员的工作仍在继续。潜在的危险者包括1月28日从日内瓦飞往盖特威克机场的EZS8481航班中坐在第三号患者附近的乘客。当时他尚未发病。

相较于8人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英国迄今已对1114人进行了病毒检测。

英国卫生部长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周一宣布,新型冠状病毒对公共健康构成了严重而迫在眉睫的威胁,这使政府拥有更多权力以对抗病毒的传播。新政策宣布后,英国所有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将被强制隔离,不能自由离开。

此前从武汉接回的英国公民中,有一人对被隔离14天的处境感到不满,尽管第一批隔离者本周四就将结束14天的隔离期,此人对外威胁称将逃离隔离的Arrowe Park医院;如果不是颁布新政,政府并没有合法措施阻止其自行离开隔离地点。

汉考克强调,宣布严重威胁只是一种预防措施,有关公众风险的临床建议仍处于中等水平。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英国卫生部门先后将威胁程度从“很低”调高至“低”,目前维持在“中等”水平。

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药学院副教授艾德华兹(Al Edwards)博士认为,英国和其它国家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如何阻止病毒蔓延以及对重病患者的治疗,无论卫生系统多么发达,这样的疫情“很容易使任何国家的医院不堪重负”。

他特别提到,基于检测患者血样中的病毒的确可以实现快速检测,但这仅在患者病重时才起作用;对于病情好转或受到感染程度较低的患者,病毒几乎“不可检测”。

英国航空公司本来已宣布从伦敦往返北京和上海的航班在2月底之前全部取消,10日又通知,这些航班暂停服务将延长到3月31日。

维珍航空上周也延长了飞往中国大陆航班的暂停期限,从伦敦至上海的航班3月28日才能恢复运营。

专业人士建议:英国私立学校劝阻学生在下周的学期中假期飞赴中国。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学生是英国私立学校最大的海外生源地。

新冠肺炎疫情正值关键期,钟南山院士曾提出,最担心的是出现“超级传播者”。

两周前,钟南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超级传播者没有很严格的定义,不是说一个人传多少人就叫超级传播者,更重要的是这些被它传播的人迅速传播给下一代。但到现在为止,一个人传给比较多的人,这些人再进一步传给更多的人的现象并不多。

就在9日,钟南山团队在医学类预印本杂志medRxiv发布论文继续证实了人传人,并且论文中指出,不排除“超级传播者”的存在。

仅1.18%的患者与野生动物有直接接触,而31.30%的患者去过武汉,71.80%的患者与武汉的人接触过。在这1099名患者中,2.09%为医务工作者,43.95%为武汉居住者,26%的患者未去过武汉或接触过武汉回来的人。

按一般的理解,所谓的“超级传播者”,指的是那些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带原者,容易导致疫症大规模爆发。

一名辗转两所医院的患者,共导致5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一名入住酒店的携带者,感染了16名住客,而这些住客又将SARS病毒带到多个国家,引发全球疫情。

(酒店的平面图,患者住在绿色房,据说他曾在走廊上呕吐,蓝色房均为受到感染的住客)

而有史记载的第一个超级传播者是“伤寒玛丽”,她至少将伤寒传染给53个人,其中3人因此死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