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阿罗火车站才是里奥哈的葡萄酒中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evacj.com/,西甲毕尔巴鄂竞技

奥哈河穿城而过,西班牙的阿罗镇(Haro)规模不大,但却是欧洲首个通电的城镇之一,也是西班牙首个拥有现代化铁路的地方之一。

林裕森将名庄云集的阿罗车站区称之为“里奥哈酒业的发迹之地”,他在《西班牙葡萄酒》一书中所写的第一个产区就是阿罗镇,而非里奥哈自治区的首府Logrono。在我看来,这个已走过150多年岁月的阿罗火车站,同样也是里奥哈葡萄酒历史上中兴时代的最大标志。

现代意义上的里奥哈诞生于波尔多风雨如晦之际,1860年代是波尔多乃至整个法国葡萄酒行业的至暗时刻,1867年,白粉病重创之后的第三年,葡萄根瘤蚜虫病肆虐葡萄园,法国引以为傲的葡萄酒行业几乎灭绝。

当时的波尔多已经是一个实力强大的葡萄酒产区,眼看收成惨淡,没有葡萄酿酒,精明的酒商想到了到别处收购原酒的招数,他们跋山涉水翻越比利牛斯山,到达了西班牙东北部的里奥哈,发现这里如同一片葡萄酒的应许之地,所酿之酒可谓是他们苦苦找寻的最佳“替代品”。

他们为里奥哈带来了当时波尔多先进的种植、酿造技术,在当地投资建厂,并把酿好的葡萄酒运到波尔多,再冠以“波尔多葡萄酒”的名义卖到世界各地,尤其是大洋彼岸的英国。

第一次工业革命在1860年代到了最顶峰,这也是蒸汽机时代的最高潮。当时,火车已经在英国发明了50年左右,世界上最早出现的火车站 – 利物浦Crown Street火车站也已在1830年正式营业,处在波旁王朝女王伊莎贝拉二世长期统治下的西班牙却还没有开设铁路。

阿罗镇坐落在埃布罗山谷的轴心上,是通往Bilbao、Logrono、Zaragoza和巴塞罗那的交通要塞。早期的葡萄酒通常是通过骡马拉车的方式运送到距离阿罗镇100多公里的Bilbao港口,再从那里出口到波尔多。

中国有句俗话,火车一响,黄金万两。伴随着蒸汽机车的轰鸣,火车风驰电掣般穿过乡间,铁路第一个革的就是船运的命,再者就是淘汰掉了原先传统的骡马拉车的方式,铁路在带来速度与效率的同时,也催生了一大批“铁路城镇”。

阿罗镇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成为西班牙首个建设了现代化铁路的城镇,其最初的主要使命就是方便波尔多酒商运酒,一批批装在大木桶内的里奥哈葡萄酒从阿罗镇出发,运到Bilbao和Hendaya,再运到波尔多。

在波尔多酒商和酿酒师的带动下,里奥哈的葡萄酒业突飞猛进,成为欧洲葡萄酒产区在1870年代和1880年代的中流砥柱。

西班牙商人并不甘心只是为波尔多酒商做嫁衣,有野心和魄力的商人开始到波尔多学习酿酒工艺,并在里奥哈建立自己的酒庄。19世纪后期,新酒庄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涌现,这也是里奥哈葡萄酒的“黄金时期”伊始。

直到那时,二氧化碳浸渍法一直是里奥哈使用最广的的传统酿酒方式,很快,来自于法国的波尔多酿酒法(Method Bordelaise)被用于酿造当时最好的葡萄酒,葡萄在大橡木桶或不锈钢桶中发酵,再在小橡木桶中熟成。

跟波尔多的陈年方式最大的不同是,里奥哈人使用的大多数是美国橡木桶,而非法国橡木桶。此外,里奥哈酿酒师还会特意让葡萄酒在瓶中进行陈年,直到他们认为酒款达到了试饮期再出售。

可见,里奥哈借鉴了很多了当时走在世界前端的波尔多酿酒技艺,但并非照本宣科。

为了方便用铁路运输,这些用石头和橡木建造的新酒庄绝大多数选址在阿罗镇的火车站周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与“人潮”一起兴起的,是车站外的商圈,伴着火车站的繁荣渐渐萌芽,成为里奥哈的宇宙中心。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最早到阿罗车站街区落户的酒庄应该是Bodegas Lopez de Heredia(国内绰号:土豆泥),这家老派精英酒庄位于阿罗车站的北边,由现任女庄主的祖父创建于1877年,酒庄建筑很美,古老的酒窖内陈列着数百个年代久远的沉重木桶,土豆泥因使用百年前的传统酿酒方式而在葡萄酒界独树一帜。

1879年,CVNE酒庄在阿罗镇火车站的南侧建立,如今拥有550公顷的私有葡萄园,年产量八百万瓶。这家酒庄也是唯一被授权可以使用西班牙国旗底色设计Logo的酒庄,旗舰酒款Imperial曾作为西班牙国王Felipe的婚礼御用酒款。2013 年,Imperial Gran Reserva 2004夺得了《Wine Spectator》杂志年度百大葡萄酒评选的第一名。

规模相对较小的Bodegas Gomez Cruzado 是在1886年来到阿罗火车站附近,由一名墨西哥贵族男士创建,后在1916年被Gómez Cruzado家族购买,并冠以该家族姓氏。此后这家酒庄几经易手,直到千禧年之际,被Baños购买。酒庄如今出产6款葡萄酒,年产量不足20万瓶。

Bodega Muga由Issac Muga Martinez创建于1932年,第二代家主在1971年将酒庄搬迁至当时名声已经斐然的阿罗火车站区,跟很多历史显赫的百年老庄比邻而居,搬家后的Muga也是顺风顺水,如今酒庄由家族的第三代人联合管理,酒庄团队多达60人,年产量达到7位数。

同样位于阿罗火车站南侧的Bodegas Bilbainas是奥哈产区最早装瓶葡萄酒的酒庄,拥有当地最大面积的地下酒庄(3400平方米),由一家波尔多酒商创建于1859年,1901年,一群来自于Bilbao的商人将酒庄买下,酒庄如今的名字也由此而来。1920年,酒庄酿造了里奥哈第一瓶Cava。如今酒庄已被起泡酒集团Codorniu纳入麾下。

风靡国内高级西餐厅的橡树河畔(La Rioja Alta)酒庄坐落在土豆泥的正对面,由5名来自里奥哈和巴斯克地区的酒农家族出资合建于1890年,同样是一家走传统精英路线的酒庄,以Gran Reserva级别的904和890而为世界酒迷拥堵,现已成长为一家实力雄厚的酿酒集团,旗下拥有多家酒庄。

Bodegas Roda酒庄是如今阿罗火车站俱乐部7大名庄中最年轻的一员,诞生于1987年,由巴塞罗那人Mario Rotlant和他当时的妻子创建。去年酒庄刚庆祝为30周年纪念日。酒庄紧邻埃布罗河,位于火车站区北侧的最西边。Roda旗下酒款众多,风格偏新派,其中Roda I 属于酒庄的招牌酒。

Someold, some new。这些创建于不同年代的酒庄如今已经成为阿罗镇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他们的背景、规模和酿酒风格各有不同,但每一家都拥有独特的酿酒哲学和特点。

如果说,波尔多葡萄酒是通过港口走向世界,阿罗则是凭借这座火车站在葡萄酒世界闻名。

里奥哈优质原产地的划分和法规在20世纪早期成形,其原产地管委会就是成立于1925年。里奥哈在这个时间点的前后都经历了一系列的起伏(包括葡萄根瘤蚜),但是广泛的来讲,葡萄酒学术界依然将19世纪后期直至1970年代这个阶段,称为里奥哈的“黄金时期”(golden age)。

火车和阿罗火车站的出现,为里奥哈打开了一扇通向国际市场的大门,吸引诸多里奥哈酒庄入驻于此。众所周知,法国人在后期找到了克服葡萄根瘤蚜的方法,波尔多葡萄酒业也随之复苏,那些原本在里奥哈收购原酒的法国酒商纷纷返回故土。但彼时,里奥哈的葡萄酒业已经在世界葡萄界稳固了自己的头牌位置。

如今,阿罗火车站的铁路体系更是四通八达,拥有207列火车和长途客车,连接着西班牙北半部绝大多数的重要城市,例如,Vitoria、Bilbao、San Sebastián、Burgos、Valladolid 和Santander。

为满足广大游客参观阿罗火车站的愿望,由阿罗镇地方政府出资,火车站区7大酒庄联合主办了这个葡萄酒体验日(Haro Station WineExperience),目的就是为了向人们宣传里奥哈葡萄酒的文化。今年,这7大酒庄还特意在Decanter上海美酒展上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品鉴会。

▲今年Decanter上海美酒展举办了一场以阿罗火车站区为主题 7大名庄大师班,图为大师班用酒,图片来自:

如今围绕着阿罗火车站的话题并没有终止,只是悄悄发生了质变。每一座火车站,都承载着一座城市发展印记,随着历史车轮的滚滚前进,阿罗火车站犹如久居里奥哈的一位长者,见证了一批又一批里奥哈酿酒人的追梦之旅,也承载着几代人的集体记忆,它是上里奥哈乃至整个里奥哈的地标,也是一座精神坐标。

试想一下,阳光静静铺洒在铁轨上,火车轰隆隆地驶出站台,一边是巍峨逶迤的部坎塔布连山脉(Cantabiran Montain),一边是波光潋滟的埃布罗河,在世界任何地方,能够找到这样拥有独到历史味道的火车站和铁路线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